记录者NET

记录者NET可以理解为记录知识,使其成为体系,记录信息,使之成为网络。

这个BLOG主要记录一些零碎的想法。
完整文章会发到微信公众号:九十九场日落(ID: ajusheji)。这个公众号已开通原创功能,欢迎留言讨论。

实时交流可以加QQ群:思想实验室(546951079)

荷尔蒙的错

(一)

某君来电,言消极,言需改,继而言已化儒道为一,言道德之底限为法律云云.当时正转席欲眠,傍其意而言,许久.挂电话,多么无趣.某君想必亦在当地夜风中,冻如筛子.C君告之,L兄春心萌动,欲纳妞一名.

(二)

她在南岳祝融峰顶某近崖处,跟我打电话,把她对崖底的呼喊传递给我,那喊声让悬崖和我的内心同时,颤抖一下,因不可接受又抛了回去.她同时还想传递给我她脚下的云雾,传递给我落日在西,月升于东,日月于我左右的感觉.是的,最重要的,她是想把空间打通,就如在墙壁上开窗,让景色与自己互迎."你是无法想象的,现在的感觉".她这样说到.令我沮丧,又拼命转动,拼凑关于天空之下,日月左右,南岳顶峰的感觉.这样的努力终于让我击穿时间,与大学时代众人偷行,到衡山镇是下午,急行到半山腰吃晚饭,之后夜爬,三更于峰顶某酒店砍价,将五百元的房价硬是说到六十.累及而睡,毫无形象.到早晨被惊呼声冲击而醒,原来该店于危崖某石之上,红通通的朝日正从地平线拔起,怒不可抑.至于下山迷路,步行数十余公里,遇迷人景色,蒋委员长故宅暂且省略.而那些人今日又散落江湖何方呢.

(三)

近喜独饮.当年同饮的诸兄弟,今散落各方,无人可邀.L兄负笈麓山,C君于湘中某国企,更有贵州,广东,山东,北京数处的,下落不明者亦有,而我在江湖.前年与L兄于长沙之最后几饮,去年游荡四方时,于番隅的煮两斤狗肉下酒等场景,今历历在目.念及往日,未曾不向隅而叹.

(四)

近又喜舞扁长之物,锋利的长物划过虚空,呜呜作响,如婴儿哭咽.C君曾断言我胸中有潜藏暴戾.加之我十岁左右,阴毛尚未发育之时,喜长啸.莫非前世为高祖身边樊哙?然我喜的不是舞动的快感,而是那如哭的声音,触动心灵,如传千里,樊哙会如此乎?时夜读寒潭,有言:"陆游死时,心中必不止有故国,还有唐婉",如听长物破虚空,哭泣的?是空气,还是长剑?

(五)

在意识开始剥离后,无意识开始流淌,过往的大部门都被潜抑,失去坚信,他身如竹笋,内心空空荡荡.这样的放弃,让释从佛,却让我如云烟.

(六)

往事不可更改,往事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酥,是被固定的.他在十字架上已经死了,这样的事实,只有那些单纯的信徒才不可接受.我必须指出,他的重活是假的,他的涅磐是假的,惟有他对信念的献身是真的。她反复的指出往事中的某处是错误的,这多么令人烦躁,他死了,拿不下来,拿下来也不能活转.信徒们只能坚信他的仍活,这般的坚信让事实变假,让有变无,多么的无生趣.而我要做的是,透过晨雾去看十里外活生生的蝴蝶,让目光抵达疼痛.

(七)

美丽等同于欺罔,谎言是精神撒娇者的鸦片.过分美丽,所以,盛唐是李白的,也是杨玉环的.在我的眼里,他们是盛唐的双乳,是最美的假设.

(八)

沙漠和月光一起流,多么肆意,多么无拘束.至外族数次入中原,这个民族就没有这么自信过,就奴化了.宋及以前,最好的作品都是自信的,元及以后,最好的作品都是自卑的.所以,月光和大漠同时流动,在宋就绝迹,直到那些悲伤惯了的人扇自己的耳光,才有了那样肆意的幻觉.

(九)

前世是可证的,通过催眠,她喃喃的道出通过一段很长的黑暗,看到自己在水边,对他说,下水吧.他皱皱眉:"水太凉,不能下",后世,她可能莫名的恨着水.但,妓女的前世可能是立牌坊的节妇,也可能是一只翠鸟。

(十)

释放弃他的王国,一如天空轻放一片羽毛。在我看去,他高于孔丘,高于耶酥,更高于默罕默得。源于他的爱不限于人,不碍于物。你所执着的,满足感,时空观,甚至对放弃本身的执着都是可否的,是可轻放的。他轻轻的撕去自己的皮,他轻轻的又放弃自己的骨架,灵魂,和知觉。他楞在那里,一动不动,他放弃了动。他又动了,他用动放弃了不动。至此,他贯通了。释是真懂爱的人。

(十一)

他试图打破一座墙,墙岿然不动。他回来坐定,墙轰然倒塌.

(十二)

墓碑具有很强的表现力.那种黑暗的呈现力,击穿了他,束缚了他,让他被钉在地上,想动而不能动.他开始意识到,自己的肉体是独立的,甚至是可以,不受控的。他觉得害怕,却久久的沉浸其间.如一只蚊子仰起嘴巴,对准红通通的落日飞去.好多年了,他始终坚信自己,是被村头那个死去的女人缠着.

(十三)

吴魏蜀,在我的眼里是有趣的,是牢固的。他不仅代表一种挟持而后定,一种传承而后定,一种漂泊而后定所代表的三足鼎立.他同时也是一种内外观上的三分,宁可我(内)负天下人(外),不可天下人(外)负我(内)的魏观.宁可天下人(外)负我(内),不可我(内)负天下人(外)的蜀观,更有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的吴观.更有趣的是,吴魏可称你我,而蜀是他.吴蜀可称你我,称魏为他.谁是我?孔明死后,三足之势遥遥欲坠.三国史不过是孔明童年一梦尔.而三分亦不稳.

(十四)

人世,究竟存不存在,所谓的大悲伤.如果一定是有的,我能举者,数人而已,屈子算一个,释算一个,耶稣算一个.而李煜,纳兰,千古伤心人.至于现世,未尝有闻因未人类绝望而死者,一定要有一个,百十年前韬海者陈天华,断头台上谭嗣同.

(十五)

言死危险.但对生命弃之决绝,产生魅力.他怎能做到对死而歌呢,他怎么能做到向死而笑呢.昂着头,对执刑者笑到:"来吧,兄弟"又平放了自己的身体,等待火车汽笛.她又送孩子到学校,回来后打开煤气后睡在沙发上.之后,他们真的空了.信仰者,为那样的场景,泪流满面.

(十六)

西藏,精神撒娇者们的最后一克鸦片,我什么时候吸食它呢?对这个问题,每个人都乐之不疲.然于我,上海就是我的西藏,是我的咫尺.于他们,西藏亦是上海,是他们的天涯.

(十七)

献祭令人发憷.无论是割阳物献神,还是拿妙龄少女祭河神,或拿自己的生命祭奠自己的信仰,都不值得歌颂.真正的悲伤者除外,因除此一道,他别无选择.弹毕,他深深呼吸,走向断头台.又或者是另一个场景,他遥望故国方向,手抱石头,走向滔滔江水,那般忧伤,那般决绝.至于在另一边的普罗米修斯到耶稣,再到布鲁洛.那些死亡的场景一直喊痛.

(十八)

艾滋村,精神病院,孤儿院,癌症病房,每一个都,无限等同于,孤零零的夜晚.吸毒者,是喜欢花粉形状,月光颜色的人,也是为自己挖坑的人.乞讨者,是出卖者,也是呈现者,他们的呈现,让路人看到自己的内心的寒冷.妓女,是粉红色的,也是蓝色的,绿色的。

(十九)

我将描叙一夜尽欢愉者,是两具光秃秃胶合在一起的人体,是冷漠的,是各取所需的.
二十年前他们是孩子,
四十年后他们是尸体.

我这个描叙者,拒绝者,纯情主义者,也是孩子,也是尸体.

究竟有没有,所谓的男女间的友谊,至少在我的这个角度,是可以做到的,不远不近.那个和我不远不近的女人,婚期推移到明年.

(二十)

定义是可怕的,她定义到:"那个男人,是危险的".这简直扼杀了,其他多种可能.那个被定义的男人其实还是他自己,他和路边墙角坚强活着的野菊花善意的,无阻难的交流着.反之, 她问到,今夜,你爱我吗,会为我死吗?男人回答到:"是的,我愿意,一辈子,或更久"多好听啊.她冷静的走到窗口,纵身跃去.这样的场景多么讽刺,语言多么的虚假,我应该闭嘴,直到我能够确保我有一句话,在未来确实是可以做到的,是不变的,永恒不变的。我若开口,便觉得假.

(二十一)

你外有你,我外有我,万千可能.

(二十二)

描叙的可怕不在于描叙本身,而是他将场景搬过来,形成错觉.他描叙到:"脸美.身材,真好光滑,聊了一夜,就上床了。床上功夫,非常了得."诱惑着人.他还要问到:"你没去过吗?你应该去的"我流着口水,眼睛呆滞,状如小孩.

(二十三)

若有,似曾,如是.

(二十四)

江水在明月之下,高潮。

(二十五)

信仰者也是缺乏者.佛教徒心里无佛.基督教徒不博爱.孔子的教徒缺仁.(否则,他将自足.)微风起来,柳条拂去,充实无比.

(二十六)

弗若伊德和龙树在本质上是对立的.一个试图证明,一切行为的根本是性.一个试图证明,一切的缘起是空.如果一切的缘起是性,那么所有的人都显得扭捏造作.如果一切的缘起是空,那么所有的人都显得平淡无齐.柳树实在,驻立河边,摆动婀娜,亦无关性。

(二十七)

究竟存不存在所谓的面相,一定有的,由心生.自面观心,可知其性.凭此,甚至可以断言两自由恋爱者最终是否有结果.颠覆者除外.

(二十八)

不解你.
但懂善良的你.
懂你笑着时,哭泣的
那个你.
不说话,安静地
听你说话
就这样,安静地
看着你
直到把自己看哭
把你看笑了

(二十九)

我判断一个智者,是判断他(或她)内心的广度.他们必定是若悬崖的,深不可测,他必定是若大洋的,遥不可及.另,男人的极限必定是女人的边缘,而女人的极限是什么?女人的极限,抟扶摇而上者,九万里.

(三十)

那个背叛丈夫的女人,在和情人的床上纠缠中,在高潮时喊他杀死了自己.这多么令人震撼.更震撼的是,警察在她的寓所里发现了她的遗书,她是必死的,她觉得自己终于像人一样活着了.现世,像人一样活着,多么的遥远.

(三十一)

女人的直觉,男人的判断.我判断女人的直觉是,生畏的,濒临的.这样的濒临,甚至让她发现五感之外的某种神秘感知力,她轻轻的感觉到:灵异,情感,和空气中某股莫名的骚动.未来,好象很危险,她这样喃喃自语.

(三十二)

心是衰老得够厉害了,甚至连妙龄女子们的搭话也无力去回复,回什么呢?怎么回复她们那些充满荷尔蒙味道的话呢,怎么在另一个角度上去回复一个放弃的角度的话呢.说好听的话,让她们愉悦,最后到弄上床.如果仅仅是这些,这多么的无聊.是这世界太无聊了,还是我看得太过度.到如今,我甚至觉得除了死亡我没法否定这一切.而死亡,本身又是多么无聊的事情.为了证明,他去死亡.这太可笑的,比如两个人吵架,为了证明自己的立场是对,大废口水, 比用沉默证明说话废口水更可笑.我起码得找到一样东西证明这个世界不这么无聊,否则我会死去.此时死去,最为泫然,又是最为失败.

(三十五)

书城邂逅钱理群后数日有余.当日,未及此老演说结束,忐忑而去,至门外天空淡远,空旷,心则凌乱不堪,数日涂文以解恨.然恨千层,解哪一层.次日夜,有友来电,以近况询之.支吾不能以答,仓促寻言,只能以"近况勉强"对之.后又一日,精神萎靡,友来电邀饮,踉跄赴饮.言及近况,及择偶与家庭期盼间如何处当,不能言,以系之者需自解之答之.及夜,友未有获而去,而吾寻路徒步而回.北风袭胸襟,有忘世之感.又一日,累及而睡,夜深至不知何处,电话响,恍惚接听,为所恶某人,问可有何事,其对无事.挂,第二日,忆及梦醒听电话情状,并无恨恶感,亦并无喜悦感,淡然若石.料想,近日,从邂逅钱老始,止于现在,心则别无所求,惟精神尔.昨夜某君短信询我近况,生活工作是否颠簸.恰工作嫌隙,以此文告诸君及自己,工作未有改善,但却平缓,生活没有愉悦,也不多忧愁.至于生活工作为重,精神只是理想此言,吾并不尽信.于我精神即是现实,以之而区别于他人,证我活过,至死不绝.另,我虽然是一个纯精神主义的怀疑者,但至今却仍不肯弃.

(三十六)

母亲拿起电话就喊出我的名字,我问:“为什么确定是我啊”她说:“每周这个时候就在等你的电话了,这个时候打电话来的也只有你了。 ”辗转中国,最后到沪近两年,周末给家里打电话曾未间断。父母于我,有万千恩,对我的爱不掺杂其他。世界对我如此恳怕也就他们吧,以后对自己的子女也要这样,让这样的感觉传下去。没说几句,母亲就急催着要挂,我知道她想为我省钱,但还是补充到:“要给自己买衣啊,要吃饱啊”声音非常忧伤。到沪后,始知人世冷漠,但我却仍然如初,父母给我的东西怎能丢弃呢。近年来家势渐颓,恨己不能辅家业,未尝不掩被心痛。
公车上,又给几个朋友发了短信,但多是为世俗所累,已不相信他人了。这也挺好,真的,我也觉得每个人都把自己活好,不让别人担心很好。
最近的大事,无疑是网购了台笔记本。日本的石井君答应教我日语了。刚才又跟朋友走过苏州河,去某街道买了衣服,我是没买,本想买的,还是没买,少用一点,过年给家人买点礼物吧,对自己一直很抠。昨天买的酸菜煮虾很好吃,邀同住的几位吃,都说我进步了。还剩一些,买条鱼煮着吧。

 

<本文写于2008年,三十三、三十四为源文档缺失,我估计牧羊兄自己也找不到了——水者>

评论